16.5億元的投資項目最終化為烏有,圖為張四街帶領記者去參觀羅克連留在廠區的廢銅爛鐵 攝/法制晚報記者 秦勝利
  今年3月28日,餘乾縣政府與浙江連國銅業有限公司舉行項目簽約儀式。餘乾縣政府網站信息顯示,多位縣領導出席
  圖片來源:餘乾之窗
  公安機關提供給張四街的在逃人員登記信息表,被登記人員就是羅克連
  餘乾縣縣長胡偉與羅克連(右)在簽約儀式上
  圖片來源:餘乾之窗
  法制晚報訊(記者 秦勝利) 原本打算利用天時地利在自己家鄉招商引資項目中掙錢的張四街,誰知經過一番“折騰”非但沒掙到錢,反而被“投資人”捲走100萬元“工期押金”,事後查明,所謂的投資人原來是一名正被浙江公安機關網上通緝的在逃人員。
  11月3日上午,《法制晚報》記者在距離南昌市約60公里的餘乾縣城一家小餐館見到了張四街,此時,他正準備到與餘乾縣相鄰的餘江縣去躲債,他說這樣的日子已經持續一段時間了,搞得他有家不敢回,有事不敢做,只怕被債主找到逼他還錢。
  在他看來,這一切都是浙江連國銅業的羅連成和餘乾縣政府造成的。
  近日,《法制晚報》記者來到江西省餘乾縣對這起“招商招來在逃嫌犯,捲走農民工100萬元”的案件進行了走訪調查。
  看新聞發現一則商機
  張四街是江西省餘乾縣梅港鄉赤嶺張家村農民,一直在浙江溫州等地打工。
  今年4月的一天,在網上看到的一則新聞報道不禁讓他怦然心動:3月28日,餘乾縣政府與浙江連國銅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江連國銅業)舉行了項目簽約儀式。在簽約儀式上,餘乾縣縣長胡偉與浙江連國銅業總經理羅連成代表雙方在協議書上簽字。
  新聞稱該項目總投資約16.5億元,占地面積700畝,將建設廢舊機電拆解和有色金屬深加工兩個基地,建成投產後,年產值可達40億元,提供就業崗位2000餘個。
  長期漂泊在外的張四街,一直都有回家鄉創業的想法,看到這條消息後認為機會來了,於是馬上聯繫了其他同鄉一道回到了餘乾縣。
  找關係拿到“圍牆工程”
  張四街是通過熟人關係找到浙江連國銅業羅連成的。
  為了拿到項目的基建工程,今年5月到7月,他幾乎天天都要請羅連成吃飯唱歌、游山玩水,並向親戚借車供羅連成無償使用,僅有的一點積蓄很快就花光了,還咬牙借了一屁股債。
  直到今年7月9日,他終於以江西廣銀勞務工程有限公司的名義與羅連成簽訂了一份工程承包協議書,羅連成在餘乾縣註冊成立了江西國鑫電子有限公司,張四街承包了廠區圍牆工程。
  工程地點在黃金埠工業園區,工期3個月,付款方式是進場1個月付總工程量的20%,做好工程後分兩次付清剩餘全部款項。同時還約定江西廣銀勞務工程有限公司需向江西國鑫電子有限公司交納100萬元的工期押金。
  張四街說,他與江西廣銀勞務工程有限公司是掛靠關係,利用其名義簽約需交工程造價總金額8%做管理費,這筆費用他已經支付。
  進場一個月投資方“蒸發”
  張四街帶領包工隊7月14日進場,然而之後一個月的時間他的包工隊沒有和過一鏟泥,沒有砌過一塊磚,廠區里只是在不停地平整土地,這讓張四街有些擔心。
  根據雙方約定,工期3個月,進場1個月交付總工程量的20%。
  沒有按時開工的原因不在張四街,所以一個月剛到,忐忑不安的張四街就去找羅連成索要工程款。
  一連去了多趟羅連成設在工業園的辦公室也沒見到他的影子,問底下的人都說好幾天沒見羅連成了,乾什麼去了不清楚。
  開始張四街打電話,羅連成說他在外面辦事,再打電話羅連成就不接了。張四街感覺不妙,立刻將與羅連成一道來餘乾投資的李某帶到餘乾縣公安局,李某在餘乾縣公安局做了筆錄後暫時離去。
  第二天,張四街再到辦公室尋找羅連成時,發現羅連成的辦公室已經人去屋空,與羅連成一道來投資的其他人也不見了蹤影。
  投資商原來是在逃嫌犯
  張四街先到中國農業銀行餘乾營業部查詢了100萬元的下落,查詢結果讓他大吃一驚,原來,錢打入羅連成提供的賬戶不久,已被人分4次或提現金或轉賬全部套走了。
  進一步瞭解發現,提現、轉賬的人不叫羅連成,而是叫羅克連,圖片資料顯示羅克連與羅連成的相貌相似,張四街懷疑是同一人,他決定去浙江連國銅業註冊地浙江衢州一探究竟。
  在浙江衢州張四街很快瞭解到:羅連成的真名叫羅克連,是浙江連國銅業的法定代表人。因“虛報註冊資本案”,早在2012年12月24日就被浙江衢州市公安局衢州經濟開發區分局立案,並被網上通緝。
  張四街向《法制晚報》記者提供了一張他在公安機關得到的“在逃人員登記信息表”,被登記在逃人員就是羅克連。
  “簡要案情及附加信息”一欄介紹:浙江連國銅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羅克連,在2008年12月份期間申請公司登記時,虛報出資,虛報註冊資金500萬元,騙取工商部門,取得公司登記,涉嫌虛報註冊資金罪,屬刑拘在逃。
  張四街將這一情況立刻反饋給餘乾縣公安局,餘乾縣公安局以涉嫌詐騙對羅克連展開了追逃。
  案發後,餘乾縣主要領導非常重視,要求公安局儘快破案。公安局成立了專案組,並派人到浙江等地蹲守,十幾天后,就將主要犯罪嫌疑人羅克連抓捕歸案。截止到現在,已有4個人被批捕,下一步將移送檢察院起訴。
  張四街稱,浙江連國銅業是由餘乾縣政府招商引資來的,在與羅克連簽約前縣領導曾前往浙江進行考察,而且在浙江衢州公安局對羅克連立案追逃後還與浙江連國銅業舉行項目簽約儀式,對此,《餘乾之窗》等新聞媒體都做了報道。
  張四街認為自己被騙100萬元與餘乾縣政府審查不嚴,沒有及時揭露羅克連真面目有一定的關係,要求餘乾縣政府幫助他追回被騙走的100萬元錢,輓回經濟損失。
  政府回應
  項目用地指標已被叫停
  就張四街的遭遇,《法制晚報》記者採訪了餘乾縣主管工業和招商引資工作的王愛國副縣長。王副縣長介紹:2012年7月,通過浙江其他客商穿針引線,他們認識了浙江連國銅業的羅克連。
  這名浙江客商和浙江連國銅業都是做銅拆解和深加工的,準備在江西再建一個規模更大的銅拆解企業,於是,就建議這名客商和浙江連國銅業將銅拆解企業建在餘乾。為此,他們曾前往浙江進行考察。
  通過近半年的反覆商談,今年3月,餘乾縣政府與浙江連國銅業正式簽約。該項目有5家企業加盟,前期用地面積約700畝,根據國家用地的有關規定,2013年6月3日至24日,餘乾縣將項目用地——黃金埠工業園區的5宗地塊在江西省土地使用權和礦業網上交易系統進行公開掛牌出讓。
  由於浙江連國銅業等沒有在規定時間提交申請和交納競買保證金,結果導致出讓地塊未能成交,並造成餘乾縣重點項目用地指標申報工作被省國土資源廳叫停。
  園區先借10萬元補窟窿
  張四街對《法制晚報》記者表示,為了湊夠100萬押金,他借遍了親戚朋友,最後在許以高息的情況下才借到100萬元。現在,他每個月都要支付高額的利息,這個沉重的包袱已經壓得他快要喘不上氣來了。
  對此王副縣長解釋說:羅克連是因虛假註冊資金於今年1月初被浙江公安網上追逃。由於公安網是內部網,一般人看不到。他們是去年7月開始與羅克連接觸的,那時羅克連還沒有被網上追逃。
  王副縣長說,對於張四街與羅克連簽訂建圍牆的協議以及交納100萬元保證金的情況事先一點都不知曉,如果張四街在簽訂協議和交納保證金之前問一下工業園管委會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因為浙江連國銅業等沒有按規定提交申請和交納競買保證金,土地不屬於他的。
  案發後張四街找到縣政府,提出因為上當受騙債主上門討債孩子上學交費困難,為了幫助張四街渡過難關,由工業園借給張四街10萬元。
  文並攝/特稿記者 秦勝利  (原標題:江西餘乾招商招來通緝犯 16.5億“虛擬”投資捲走農民100萬 目前嫌疑人已被抓捕 贓款仍在追繳中)
創作者介紹

2318

spohex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